网站导航   欢迎光临!
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视频介绍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女工园地 >> 女工风采 >> 女职工读书征文展丨曹丹——最是醋香满乡愁

女职工读书征文展丨曹丹——最是醋香满乡愁

2019-07-25 13:15:30 来源:中煤张家口煤矿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工会 浏览:1086

最是醋香满乡愁
——信息管理部   曹丹

  我来自山西的一个小地方,大学毕业后来到张家口煤机厂工作,并与老公相识,之后成家定居这里。当我离开故乡踏上这一片陌生的土地时,乡愁就在心中生根发芽,故乡的山水,故乡的街巷,故乡的饮食,故乡的味道,无一不在我心中留下印记,对于我们这些远离故乡的人,大概或多或少都有一份乡愁吧。


  在读了季羡林先生的《月是故乡圆》之后,深刻地体会到了乡愁它有着不同的形态,也许是季先生的“月是故乡圆,人是故乡亲”,也许是杜甫的“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”,亦或是王昌龄的“洛阳亲友如相问,一片冰心在玉壶”,又或是宋之问的“进乡情更怯,不敢问来人”……但是在我这里,乡愁就是吃醋的味道。虽然乡愁各不相同,却有着同样的核心,那就是对故乡深沉的热爱,无法抛却,历久弥新。

  在我们山西,民间曾流传着一句俗语“阎锡山的兵,缴枪不缴醋葫芦”,山西人喜欢吃醋,天下闻名。只要你开口介绍“我来自山西”,那旁人对你的初起印象便是:一,你家有煤;二,你爱吃醋。那对于我,煤倒没有,爱吃醋不假,山西人能吃醋,那都是骨子里自带的。印象中从我记事起,只要母亲一喊“吃饭喽”,伴随着母亲吆喝声的便是我和哥争着从厨房里提溜醋瓶子的嬉闹声。后来上学离开了家乡,每每和同学出去吃饭,坐定之后,还没有点菜,先把醋瓶子拿过来,喝上个三两调羹醋,惹得身边人和邻座客人直瞪眼。再后来参加工作了,偶尔和同事聚餐,那都是“他人喝酒我喝醋,以醋代酒当可乐”。

  醋对山西人来说那是万能调味品,咸了放点醋,淡了放点醋,甜了也可以来点醋,甚至苦了都可以用醋来调节,尤其是过时过节,少了鸡鸭鱼肉唯独不能少了醋。农历腊八,家乡人都会腌上一瓶子腊八醋,醋里放着许多白胖的蒜瓣,这瓶腊八醋,专门用来农历正月蘸饺子吃。家乡人喜欢吃搁锅面,每次吃面,总要往面里倒些醋,凉拌菜,更少不了醋。在饭店的饭桌上,都摆着一壶醋,以供食客随时享用,居民家中的厨房,醋瓶子更是不可或缺。有一年春节前回到家乡,别处过春节,都是供应一点好酒水,家乡的油盐店都张贴出一张条子“供应老陈醋,每户一斤”,这对家乡人来说是大事。


  家乡人喜欢吃醋,更喜欢吃散醋。就是现在上了年纪的老户人家,依旧热衷于购买散醋,除为便宜,但更多的是一种习惯,更是一种传统,在我离开家乡后,在别处是没有见过的。现在的城市店面,各种袋装醋琳琅满目,但都没有家乡散装醋那股浓郁的酸香味。依稀的记忆中,灰蒙蒙的小村庄,诸多陈旧的弯街曲巷,交织于巷口深处或某个出口,不时可见,大大小小的食杂店、小卖部坐落在陈设简陋的临街房中,铺面不算大,但都蹲踞着一口盛放散醋的黑釉大缸,售货员多半是些徐娘半老的妇人,这些女店员轻施脂粉,面带微笑,性情随合。在“供销社”往往当我提着醋瓶子走到卖醋的柜台前,女店员便朝我微微一笑,然后说:“打醋呀?一斤?”我把醋瓶子放在柜台上,她揭开那个盖在醋缸上的木头大缸盖,用一个盛一斤的洋铁(马口铁)提子,从缸里舀了满满一提子醋,之后,以一种不易觉察的速度,飞快地把一个漏斗插入醋瓶內,接着,将提子里的醋灌入瓶中,末了,朝漏斗中把提子抖了抖,那意思是要把这斤醋,一滴不剩地倒入瓶内……一大缸醋,往往一上午就卖的精光。街头巷尾,不时还晃动着卖散醋小贩的身影,抄着一口当地口音“打醋,倒酱油……”直硬却又显得卑微的吆喝声不时响起。
  

  然而在历次村舍翻新改造的浪潮中,包括那些大大小小的食杂店、小卖部、供销社、众多的老房子、老四合院以及老店铺,连同那些古老而又熟悉的记忆,全都消失了,唯有乡愁醋香不可忘却。我依然记得,食杂店、小卖部里那口散发着酸香味的黑釉大醋缸,那个晃动于小召牌楼下,提溜着盛满醋的瓶子、拉长或变短的身影,正仿佛向我走来……她会是少年时代那个敏感的我吗?也许是的……

 

发表评论
网名:
评论:
验证:
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(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公司职工风采
公司生产能力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公司网站